快捷搜索: 妈妈  姐姐 创业 小雪 丝袜 公公 乱伦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朝雾一花

小樱说道:“大概意思就是说各位域主之后遇到成为噬灭宿主的世界不必再亲自拿过去,现在已经给各位域主的系统空间开辟了单独的通道,可以传送小世界,只需要通过这个即可传送过去。”

  “那还是挺方便的。”孟离无奈地说。

  组织都单独开辟通道了,为的就是大家都省时省力,如果不是以后需要频繁使用,怎么会有这种通道呢。

  至少不会有域主天天往尤允那边跑,尤允免去了接待他们的时间也能腾出时间做点别的事了。

  域主也节约了时间。

  孟离把眼下需要处理的世界问题处理了,又是两个成为噬灭宿主的小世界。

  她回到了系统空间,看了看组织新开辟的通道,这个所谓的通道看起来还不错,一个近乎透明的喇叭口仰面而立,就立在角落里,孟离把两个世界放进去,它们就被传送走了。

  就这么上交了,省时省力,从自己空间过去的世界,那边肯定也有记录,知道这是从哪个域主哪里过去的。

  然后呢,孟离似乎就没什么事情做了,毕竟现在也不做任务了。

  孟离又拿出珠子细细看,这颗珠子非常耐看,孟离也无事可做,就盯着它,盯累了,就拿出问情给的果子吃起来。

  看着看着,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能调动的虚无之力非常有限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力量限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和珠子之间不是特别契合。

  相信融合的时间越长就会越发契合,可以随着这个变化调动更多的力量。

  “大佬。”小樱又开口了。

  孟离:“……”

  反正只要小樱一开口,孟离就觉得域外的小世界又出问题了。

  她莫名怕了小樱的声音,从内心来说她很不愿意看到接二连三的小世界出问题。

  “一个,这次就一个。”小樱说道。

  孟离起身去了域外小南区,不过这个世界

天使の蕾

问题并不是成为噬灭宿主导致的,这让她有些欣慰。

  只是她正打算去世界内处理世界问题时,身旁来人了。

  是许久未见的世梵令,他还是老样子,似乎一点也没变,他就静静地站在孟离身边也不开口,让孟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这像是他的分身一般。

  “怎么不说话?”孟离被世梵令看得很莫名。

  世梵令这才缓缓开口,他说道:“我看你什么时候说话。”

  孟离:“……”

  “你挺幽默的。”孟离再次打量了一眼世梵令,想了想说道。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的心境已经发生了些变化,现在再看世梵令,内心就有一丝丝压抑,尤其是刚才他还不说话。

  世梵令修长地手指抚了抚唇角,看着孟离若有所思地说道:

  “时枝已经不在那个空间了。”

  孟离表面风轻云淡,内里却不能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笑了笑:“好。”

  “不问问我为什么让她换地方了?”世梵令问道。

  孟离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好问的。”

  “这些都是你的抉择,我无权干预。”

  她还松了一口气,从此她就不知道时枝的位置了,此后关于时枝的一切也不会从她嘴里说出来了。

  “你对我和时枝漠不关心呀。”世梵令淡淡地说道。

  孟离抿嘴一笑:“也不是不关心。”

  从前她还会问一问,如今自是不必了,有些东西不知道反而是最好的。

  “就要和我一直装下去吗?”世梵令问道。

  孟离:“你要打算和我谈多久?”

  “什么意思?”世梵令说道。

  孟离说道:“你若是还有话和我说,可否等等?我现下有个世界要处理,我早些

宁静老公

处理,就能拯救不少人。”

  “行,你去心怀天下,我陪你一起。”世梵令说道。

  孟离也懒得阻止世梵令跟他一起,只是两人全程都没什么交流,世梵令就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看她做事。

  她去找魏奕要材料世梵令就在小南区等着。

  等她把世界处理好了,世梵令才说道:“这些工作挺枯燥无味的。”

  孟离苦笑地说:“那还能做什么呢?”

  浩瀚之界有很好

人肉座椅

的容身之所吗?自己如今算不得强大,在组织能获得资源。

  这就是一个工作,自己似乎赖以生存。

  “跟我走。”世梵令说道。

  孟离侧头看着他:“去哪里?”

  世梵令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两个意思,一是现在跟他去一个地方,二是就此跟他走,脱离组织。

  孟离已经无力去多想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简单地问了问去哪。

  “走。”世梵令伸出手,孟离犹豫了下,搭在了世梵令的手腕上。

  世梵令把孟离带到之前时枝待的地方,时枝果然不在了,秋千还在,孟离坐了上去,世梵令竟然绕到她背后帮她晃动秋千。

  两人静默无语,世梵令一直轻轻地推动秋千。

  微风袭来,吹动孟离的发和孟离的裙,她目光放空看向前方,时枝把这里弄得很漂亮,很美丽,像是仙子住的地方,可惜她走了。

  时枝美得惊心动魄,她就像个仙女。

  “见你心事重重。”在长久的沉默之

文学

中,世梵令开口说道。

  孟离细微地嗯了一声。

  世梵令一直在等她开口,不过她不开口,因为没什么想问的。

  “你为什么要等我开口,什么事情都要等我主动开口告诉你吗?”世梵令问道。

  孟离说道:“我其实没什么想知道的。”

  知道的东西越少越好。

  “你相信我吗?”世梵令突然走到孟离面前,半蹲下来和她平视说话。

  孟离沉默几秒:“相信。”

  世梵令站起身来,又走到了背后给推秋千,他慢条斯理地说道:

  “从前的时枝真的和噬灭有关系。”

  “嗯。”孟离淡定地嗯了一声,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

  但世梵令真的知道。

  “从什么时候知道的。”孟离终于是开口问了。

  世梵令:“浩瀚意志诞生时枝,自然有其使命,从噬灭在她之后出世,我就知道了。”

  “那在这之前你为什么要藏起她?”孟离五味杂陈地问。

  世梵令说道:“因为她的诞生,令我受到了威胁。”

  :。: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朝雾一花
  • 5555se,孙丹菲整容
  • tiantianshe,被粗暴 绑 跪 玩弄 湿
  • oumeishipin,聚色王朝
  • 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新婚之夜必读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