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创业 姐姐 按摩 手机 公公 强奸

好大好涨水多啊哦,男朋友吃胸前葡萄

顾伊人呆住了。

自己的男人从戎十年,竟然没有任何职衔的吗?

罗天俊说的没错,一个伙头兵也能当班长啊。

她本想带罗天堑回顾家看看,可现在他连进顾家的资格都没有!

顷刻间,三人来到了大厅。

罗天俊微笑着挥手:“大家都安静一下,我三弟回来了!”

“这十年,真的是辛苦天堑了。”

“没有混到一官半职不说,就连回家都得坐高铁,天堑真的是太难了。”

“大家放下手里的事情,先好好安慰一下天堑,不要让他太难受。”

“哈哈哈哈!”

大厅之中骤然爆发出来哄笑!

罗天俊的话连委婉都算不上,赤裸裸的直接打罗天堑的脸。

“天俊大哥,你可别开玩笑!”

“人家沙场三年可是士官啊!十年,怎么也得统领了吧?该不是被开除了,所以连个职衔也没有?”

罗天俊眉头微皱,询问道:“天堑,你是被开除出来的?”

罗天堑正要开口。

紧跟着罗天俊却重重的叹了口气,拍着他肩膀失望道:“你让我说你什么是好?”

“四年前三叔去世,你没有回来,是为不孝。”

“念着你为国效力,忠孝礼仪忠字为先,家族不怪你。。”

“可今天你竟然被开除了!丢尽了家族的颜面!”

罗天堑微眯着眼睛,自己这个大哥,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一句接一句,想要将自己踩在脚底。

“大哥,够了!”顾伊人眼眶泛红,挡在了罗天堑面前。

始终是她的男人,始终是她放弃了家族,放弃了颜面,坚守了五年又五年的男人。

顾伊人怎么忍心看到罗天堑刚回家就被这样羞辱?

“伊人,大哥这是在帮你,若是天堑被开除回来的,老爷子肯定将他赶出家族,你也会被牵连。”罗天俊沉声说道。

顾伊人面色煞白,她回过头看罗天堑,眼中都是茫然失措。

“我没有被开除!”

罗天堑的开口,让顾伊人松了一大口气。

罗天俊嘴角一勾:“那你没有职衔,又作何解释?”

“部队等级有明文规定,三年从戎,一定转士官,你连士官都不是,必须要给家族一个交代。”

忽而,人群之中冒出来声音:“退队证书!让罗天堑拿退队证书出来!他有没有被开除,一眼就能看到!”

罗天俊眼前一亮,笑道:”天堑,你也听到了,拿出来退队证书给大家看看吧!如果是大哥冤枉了你,大哥给你道歉。“

罗天堑又摇头:“我没有退队证书。”

这一句话,倒是出乎罗天俊的意料。

罗天俊微眯着眼睛:“天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有退队证书,难道你是背着部队,逃出来的?”

“老爷子戎马一生,你若是吃不了苦,从部队里逃出来,罗家的脸都要被丢光了!”

顾伊人沉默了。

罗天堑是逃出来的?

不是功成身退?

“逃出来?什么逃出来!”冷冽的声音骤然响彻了整个大厅。

罗老爷子背负着双手,从侧门径直来到罗天堑的面前。

他双目带着审视,深深的看着罗天堑。

罗天俊立刻上前。

“爷爷,天堑今天从边关回来,刚才聊了几句,发现他在沙场干了十年,连个职衔都没有,我想着这件事情不正常,多问了一些,才发现天堑竟然没有拿到退队证书,直接就回了雅都市。”

“这可不就是背着部队逃出来么?”

“这对我们罗家来说,可是大耻辱啊!”

“这是逃.兵啊。”

“我正在问他,他还没有回答我原因。”

罗老爷子微眯着眼睛,目光变得凌厉了很多。

罗天俊站在罗老爷子后侧,他挑衅而又得意的望着罗天堑。

罗老爷子凝视着罗天堑:“拿出你的告假文书给我看看。”

罗天堑眉头微皱,他作为天堑将神,谁能给他批告假文书?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有告假文书。”

文学

罗老爷子的脸色直接变了,变得难看无比。

罗天俊更是心中畅快,他本意是打压罗天堑,可没想到误打正着,罗天堑既没有退队证书,也没有告假文书,他背着部队逃跑的事实已经被坐实了!

不是光荣退队,而是逃回来,这对罗家来说可是大耻辱!

“跪下。”罗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说道。

“为何要跪?”罗天堑语出惊人。

全场哗然。

“罗天堑,你大胆!竟然敢这样和老爷子说话!”有人大声喝骂。

罗天俊也是面色气愤,低吼道:“三弟,你是不是昏了头,敢这样和爷爷说话?”

罗老爷子微眯着眼睛:“为何要跪?我给你理由。”

“你无退队证书、无告假批文,四年前你父亲去世,你未曾归来,如今你却做了逃,兵!”

“你跪的是你的父亲在天之灵!跪的是罗家的家法!跪的更是你不尊重的我帝国律法!”

“跪下掌嘴三次,立马滚回部队!”

“你可以死在战场上!我亲自给你抬棺!”

“但你不可以逃回来!我罗家,没有逃跑的孬种!”

罗老爷子中气十足。

罗天堑眉头微皱,老爷子如此不给他台阶,他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

真的让他下跪?

西蜀的将神,百万将士信仰,谁当得起他一跪?

”爷爷,你可以去雅都市的武装部,找一个叫做杨武都的人,看看我是不是逃出来的。“

罗天堑收起气势,总不能说出来他是将神,场间的人谁又会信?

他也不想说,更不能说。

杨武都他并不认识,武装部也不可能有他的信息,他已然准备稍后联系贺子龙,先给他安排正常身份。

罗老爷子眉头紧皱。

杨武都是雅都市守卫队中极为重要的人物,罗天堑应该没有胆子用他来撒谎。

就在这时,忽而有人跑进大厅,面色兴奋的喊道:“家主!杨武都来给罗家送礼!”

老爷子面色一凛,直接走出了大厅,其他人更是紧随其后。

顾伊人一脸失望的望着罗天堑,等所有人走后,她才开口:“杨武都是我叔叔,他帮我查过你的消息,他都没查到过你。”

罗天堑脸色不变,立刻说道:“我参加的是特殊部队,在我离开边关前,他自然不知道我。”

顾伊人目光将信将疑:“真的么?”

“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罗天堑笃定的说道。

“你先往外走,我上个厕所就出来。”停顿了一下,罗天堑继续说道。

顾伊人立刻伸手抓住罗天堑手腕,微咬着下唇:“你想逃跑吗?”

罗天堑笑了笑:“我不会走。”

顾伊人抿着嘴:“我希望你和我说实话。”

“放心,我说的就是实话。”罗天堑匆匆走出大厅。

顾伊人低头擦拭眼泪,她茫然的朝着大门外走去,她也很想知道,罗天堑是不是真的在撒谎。

……

罗老爷子脸上尽是期待之色。

他戎马一生,荣誉徽章拿的却不少,负伤退离之后,时常思念旧事。

更定下族规,罗家每一代都要有子弟去一趟边关,守一次家国!

改装军绿色吉普车缓缓停靠在罗家大门外。

车前,两名身姿笔挺的战士抬着红布牌匾,如同雕像一般纹丝不动。

车右侧,身高一米九,气势十足的杨武都在打电话。

车后更是有两排战士,面色肃然!

顾伊人站在人群边缘,很不显眼。

“伊人你放心,三弟不成才,大哥不会让你受委屈。”罗天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声音温柔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顾伊人没有理会他。

他呵呵笑道:“明天你就是大哥的秘书了,大哥会好好照顾你。”

“大哥,请你自重。”顾伊人强忍着羞愤。

就在这时,杨武都满脸笑容的走到罗老爷子面前。

“几年不见,老爷子身体还是硬朗,武都很是敬佩啊!”

罗老爷子畅快笑道:“不敢不敢,不知杨将此次来我罗家,是为何事?”

话是这样说,老爷子已经是眼巴巴的看着牌匾了。

杨武都哈哈大笑:“罗家满门忠烈!我代表边关将士特来送牌匾!”

他拍了拍手。

两名战士唰的一声掀开红布!

匾上横书:“忠肝义胆!”

紧跟着,四个战士上车抬下来两条长匾。

长匾是一副对联。

上联是:“一将骨,一忠魂,死守北关外!”

下联是:“家不归,忠越孝,万敌莫难开!”

忠肝义胆就是横幅!

罗老爷子激动的不知言语,更是老泪纵横。

杨武都语气敬重:“罗老爷子你戎马一生,罗家儿郎更为西蜀出生入死,我代百万将士向你道谢!”

“敬礼!”杨武都手掌标准的斜靠于太阳穴上方。

那两排战士也同时致敬!

“何德何能,我罗家,何德何能啊!”

罗老爷子老泪落下,颤抖的握着杨武都的手:“罗家儿郎都是西蜀的战士!若是有用,将全入战场!”

“替罗家上匾!”杨武都挥了挥手。

其余的将士立刻帮忙抬匾。

罗老爷子求之不得!这就是罗家的荣光!

罗家所有人都是笑容满面,谁不以此为荣?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门内走出。

罗老爷子顿时一股气闷上了心头。

罗天俊眉头一挑,走上前:“杨将,我三弟此次回家,他没有退队文书,也没有告假批文,因此我怀疑他有辱家门,是吃不了苦逃回来的。”

“他还坚持不认,竟让我们来问问您。”

“不知道杨将,认不认识我弟弟?”

罗天俊一边贬低罗天堑,一边询问道。

杨武都的目光落在了罗天堑的身上。

罗老爷子背负着双手,脸上竟有羞愧之色。

“杨将,若是我这逆孙是逃回来的,那是罗家之耻,还请您帮我带回去。”

同时,罗天堑大步走到杨武都面前,站姿笔挺、犹有沙场之杀气,面色肃然。

杨武都扫视了罗天堑一眼,道:“你就是贺子龙的人?”

“是。”罗天堑平静无比的回答。

贺子龙是边关大将,身份地位不低。他也是罗天堑的心腹,少有几个知道罗天堑身份的人之一。

“你叫罗天堑?”杨武都继续说道。

“是。”

“你知不知道,我们西蜀国有一神将,名为天堑神将?”

“知道。”

“你知不知道,天堑神将有一句话被边关儿郎奉行?”杨武都话语不停。

“战死之处及归家之处,一捧骨灰矣,何须返乡?”罗天堑继续回答。

“你没资格说这句话!”

杨武都冷冰冰的说道。

“一个小伤而已,虽说律法有规定,十年战士可以返乡。可像是你这样,上了一次战场,受了一点儿小伤就要回家的,只有一个。”

“你,丢了边关儿郎的脸!”

“更丢了贺子龙的脸!”

“若非看你是伊人的丈夫,若非律法限制,我定然给你两耳光,把你打醒!”

话音落下,杨武都一甩手,对着罗老爷子抱拳后,直接就上了车。

罗老爷子面色冰冷,没有理罗天堑,直接进了宅院。

罗家其他人更是面色鄙夷。

走到最后的是罗天俊,他嘲讽的看着罗天堑:“天堑,爷爷失望,我这个做大哥的也对你失望透顶。”

“罗家满门忠烈,不求你衣锦还乡,你却吃了十年沙场白饭,最后竟是逃回来的!丢罗家的人!”

“这里贴着的牌匾,是罗家的功勋!你不配走。”

“你只配走一旁的洞!”

罗天俊指了指大门右侧。

那里有一个狗洞。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好大好涨水多啊哦,男朋友吃胸前葡萄
  • 老师喂我奶我脱光她衣服,吃饭时也埋在她体内不愿出来
  • 色老头玩弄系列小说,被同桌用电动跳蚤
  • 浪货捏烂你的奶,看了下面会湿的污文
  • 按着她腰猛烈撞击,他扒开我的内衣一看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