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创业 姐姐 按摩 手机 公公 强奸

浪货捏烂你的奶,看了下面会湿的污文

徐杰:……

张望:你还记得你有老婆啊?

李源:春天到了,或许是思春了,对了,你老婆姓什么来着,宋?乔?

群里瞬间热闹起来,陆汴看着那熟悉的姓氏,微微蹙了蹙眉,而后关了手机。

应该是他看错了,或者是有点长得像罢了。

从巴黎飞南城,得需十几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乔桥戴上眼罩,全程睡了过去,下了飞机跟着徐绣去取行李箱,脑子还有些懵。

南城机场人来人往,她一年没有回来过了,心里多少有一点近乡情怯。

顺着人流往外走,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她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

她抬眸看向被她踩到的男人,这个男人足足比她高了十几公分,那双神光逼人的丹凤眼有点眼熟。

陆汴目不斜视,连头都没有低一下,只是唇角抿了抿,上下轻动,“无所谓,已经习惯了。”

乔桥:??

男人长得高,腿也长,长腿一迈,转眼间就只看到对方浓密黝黑的后脑勺,透着一股冷漠和高不可攀的精英味。

刚接了个电话的徐绣从后面追上来,边走边说:“乔桥,你等会跟我走吧,今晚剧组聚会,导演希望你能去跟大家见个面。”

乔桥犹豫了片刻,“我一个编剧,去了合适么?”

徐绣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这部剧可是根据你的书改编的,就这么定了啊,我们就直接过去吧。”

徐绣说完,就开始打电话联系车。

这时,乔桥的手机猝然响起,是继父乔易的电话:“乔桥,你在哪?下飞机没有?你妈突然心脏病犯了,现在在人民第一医院,你赶快过来吧!”

“什么?”乔桥一下子慌了神,怎么突然心脏病犯了?“爸,我下飞机了,这就赶过来!”

乔桥挂断电话,就要拦出租车,正巧一辆体型厚重的黑色轿车停在她面前,乔桥顾不上一旁的徐绣,直接拦了上去。

乔桥迅速打开车门,溜了进去,那轻巧的动作,犹如灵动的兔子。

她坐在陆汴身边,焦急开口催促道:“快!快开车!”

驾驶座上的助理宋松从后视镜看过去,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总裁夫人吗?

宋松扯了扯嘴角,看向陆汴,“先生,您看——”

乔桥也意识到坐在她旁边,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是这车的正主,连忙打断宋松,对陆汴讨好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突然跑出来上车不对,但我现在有紧急情况,我家人住院了,我给你一万,你能送我过去一下么?”

文学

陆汴深深看了她一眼,给宋松使了个眼色,“开车。”

车子驶上了主道干,车内一阵静谧,乔桥心中焦急,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男人就是之前飞机上被她扑倒的男人。

车子很快停在人民第一医院,乔桥下了车就要给对方转钱,陆汴眼眸深邃地看着她,“不用了,我刚好也在这边下车。”

乔桥道了声谢,拔开细腿赶到了住院部,继父乔易和继兄乔以辰都在走廊。

乔桥走上去,慌里慌张地问道:“爸,我妈怎么样了?”

乔易道:“没事,医生说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恶化,要留院观察几天,别担心了。”

“这样啊……”听到老妈没事,乔桥才稍稍放了心。

她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那我妈现在在休息么?”

“你妈现在在……”乔易话还没说完,突然歪过头朝她身后看去,而后笑着小声提醒道:“乔桥,你婆婆来了。”

乔桥没反应过来,脱口道:“婆婆?什么婆婆?”

乔易皱眉,而后按着她肩膀转身,干笑道:“你这孩子,出了一趟国,记性都不好了,快看。”

乔桥这才注意到一旁站着雍容华贵的女人,瞬间尴尬地恨不得就地挖个地洞钻进去。

确实是她的婆婆。

要不是继父提醒,乔桥差点就忘了自己已婚的身份。

她大三开始就被老妈逼着开始相亲,一年平均相亲八次,终于再大四毕业那年遇见同样被家里逼婚的陆家大少陆汴。

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一拍即合,当天相亲,第二天就领了结婚证,当月就把婚礼给办了。

乔桥参加完自己婚礼的隔天,就如同脱缰的野马飞去英国了。

等家里人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英国高档餐厅,一口惠灵顿牛肉,一口红酒。

乔桥看着陆母,干巴巴唤了声:“妈。”

陆母笑眯眯地拉着她的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陆母说着,眼睛突然一亮,朝正往这边走来的陆汴招手,“儿子,这里。”

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影从走廊阴暗处渐渐走出,五官英俊不凡,一双幽深的丹凤眼,像两个小漩涡,淡淡扫了她一眼。

乔桥心里一跳,这绝对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但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陆汴在陆母面前停住脚步,唤道:“妈。”

陆汴这熟悉的嗓音一出口,乔桥浑身一震,猛地抬头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以及那双熟悉的丹凤眼。

乔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打死她都没想到飞机上那个自恋的冷面男竟然是她老公!

陆汴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仿佛被雷劈的乔桥,转头朝乔以辰点点头,对乔易问道,“岳父,岳母怎么样了?”

乔易只是个普通商人,在这个气场强大的女婿面前倍感压力,他擦擦额头,“没事,医生说要住院观察。”

陆母从旁插话,“阿汴,你岳母正在病房里,医生说可以去看看。”

陆汴点点头,迈步往前走,经过乔桥身边的时候,脚步微顿,“一起进去吧。”

乔桥如梦初醒般跟在他身后飘进病房。

乔母听到动静睁开眼睛。

她手上挂着吊瓶,鼻子还带着呼吸罩,乔桥越过陆汴,吸了吸鼻子,站在病床边问道:“妈,你感觉怎么样?”

乔母没有说话,乔桥担忧道:“你是不是怪我一年没回来?”

这下乔母总算松了口气,轻声道:“你都是结婚的人了,将老公一个人扔在国内,自己一个人跑去国外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我只是想趁着自己在的时候帮你带带孩子,看看我的外孙啊……”

乔桥被她说得鼻子发酸,蹲在一边抓着她妈不再光滑的手道:“妈,我的学业已经结束了,我这次回来就不出去了!”

乔母眸子动了一下,微微侧过头看她,“你该不会是哄我吧。”

乔桥摇摇头,“没有,我连毕业照都拍了,行礼都托运回来了。”

乔母听到这话,差点从床上坐起来,“你说真的,以后就乖乖待在家里,守着狗蛋好好过日子?”

乔桥吸鼻子的动作一顿,抬眼茫然问道:“狗蛋?”

陆母从陆汴身后挤进来,朝病床上的乔母问道:“亲家母,我家狗蛋来看你了。”

陆母说着将儿子轻轻往前推了推。

乔母看着英俊的陆汴,惊喜道:“狗蛋来了!”

陆汴:“……”

乔桥看一眼社会名流陆总,满眼都是震惊,“妈,该不会,陆汴的小名就是……”

“狗蛋啊。”

乔母和陆母异口同声道,乔桥石化。

陆汴嘴角勾起一抹笑,走到病床前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妈,这是我给你买的保健品,希望你早点好起来。”

“谢谢谢谢。”乔母笑得嘴合不拢了,“比某人强多了。”

乔母意有所指地用余光瞥了一眼两手空空的乔桥。

乔桥:“……”

乔母拉着乔桥和陆汴的手,笑眯眯问道:“你们今晚住哪?”

乔桥:“……”

陆母飞快接话道:“当然是住婚房了,他们在皇家林苑的婚房我已经叫佣人收拾好了,随时都可以拎包入住。”

乔桥:“……”

陆母说着暗暗掐了掐陆汴的手臂,陆汴看了眼笑得露出牙花子的母亲,抽了抽嘴角,朝病床上的乔母回道:“我们今晚就住婚房。”

乔桥看着笑得欢天喜地的乔母跟陆母,拿起一旁的热水壶,轻咳一声,对着乔母笑眯眯道:“妈,我去给你打水。”

乔桥拿着热水壶经过陆汴身边的时候,给他使了个眼色。

陆汴略作思考,朝病房的人说道:“我跟去看看打热水的地方在哪,下次换我来打。”

乔母看着英俊又孝顺的女婿,乐了,“去吧。”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浪货捏烂你的奶,看了下面会湿的污文
  • 按着她腰猛烈撞击,他扒开我的内衣一看
  • 比较污的看了会湿,寡妇的大白奶子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又粗又长大肉棍
  •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视频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