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创业 姐姐 按摩 手机 公公 强奸

按着她腰猛烈撞击,他扒开我的内衣一看

“哥,妈已经在医院了,你可不要也出事啊。”黄依眼里闪着泪光,还是很担心地看着黄光。

“放心吧,哥身体很好的,不会出事了。小妹,你都快考大学了,还哭鼻子,就不怕别人笑你啊。”黄光笑着道。

“哼,谁哭啊。”黄依嘟着嘴,娇嗔着。

黄光溺爱地看着黄依,接着兴奋地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老妈动手术的钱,我有办法弄到。”

“真的吗?”黄依瞪着大眼睛,激动地道。

“当然了,哥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大话啊。”黄光得意地道。

黄依激动过后,仔细地看着黄光道:“哥,你哪里来那么多钱,别不是干什么坏事吧。”

自己的母亲的确是需要钱治疗,但黄依也不想自己的哥哥去走歪路。

黄光无语地看着黄依道:“你哥我可是一个大大的良民,怎么可能去干坏事啊。对了,你今天不是要上课吗,怎么还不去啊。”

“我之前不是怕你出事吗。哥,你真的没事了吗?”黄依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没事了,你快去学校吧。”黄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硬气十足地道。

“行,那我就去学校了。”黄依看了看时间,就出门了。

黄依差不多快要高考了,时间对她来说,每一分钟都非常宝贵。不过,这段时间母亲的病还是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要不是母亲一定要看到她考上大学的话,她恐怕都没有一点心思学习了。

黄依走了后,黄光就下了床,走到镜子前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刚才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晕倒,一定有什么原因。

在镜子前黄光仔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眼珠里竟然闪过一丝金芒。

突然出现的金芒把黄光吓了一跳,再次看去的时候,那丝金芒却又消失了。

正当黄光以为自己看花眼的时候,那丝金芒又出现了。

这次黄光看着真切,那丝金芒在自己的眼珠里转了一圈就又消失了。

“难道,就是这丝金芒才让我刚才晕过去的吗?可是,我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丝金芒的呢?”黄光并不知道这金芒对自己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首先就得知道它是从哪里来了。突然,黄光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那块石头。”

黄光赶到杂物房里,发现那块黑石头竟然不见了,而在石头消失地方,有些黑色地尘灰。

“我靠,不会是石头里的那道金芒钻到我的身体里来了,它就粉碎了吧。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黄光的心里还是很害怕的。

没办法,只要是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人对任何未知事物都有一种恐惧感。

因为突然出现金芒的事情,让黄光暂时把翡翠的事给忘记了。

半个小时后,黄光才想到翡翠的事,就连忙找到了两个盒子把两块翡翠装了起来。

把那块玻璃种的翡翠收好后,黄光就拿着那块冰种的翡翠出门了。玻璃种的翡翠现在越来越少了,因为有些冰种的,黄光暂时不想把它卖掉。

拿着装着翡翠的盒子,黄光来到望城县最大的珠宝行里。

走进珠宝行里,里面有三四个穿着制服的女店员,在那里玩着手机。

她们看了黄光一眼后,并没有热情的招呼黄光,毕竟黄光的穿着并不像是能够在这里消费的。

黄光虽然刚刚进去社会,但这种情况他也是见过的,他淡淡地笑了笑,并不在意,因为他相信等一下自己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她们就会后悔自己现在的行为。

黄光走到一位二十多岁,有几分姿色的女店员前,礼貌地问道:“美女,请问你们店里收翡翠吗?”

“翡翠?”女店员看了黄光一眼。

一般到店子里要卖掉的首饰都是黄金之类的,现在出了一个要卖翡翠的,倒是有些稀奇。

“是的,翡翠。”黄光点头确认。

文学

“拿出来看看吧。”本来,女店员不想理黄光的,不过好奇心还是让她想看看黄光究竟要卖什么翡翠。

黄光小心地把装着翡翠的盒子拿出来打开,给女店员看了里面的翡翠。

女店员本来以为黄光要卖掉的翡翠,会是手镯、玉坠之类的物品,可是看到盒子里那块翡翠原石,不由愣了一下。再看到翡翠的种地后,顿时吃了一惊。

她对翡翠的认识虽然不多,但也看得出这块翡翠的品质绝对不低。

“先生,你稍等一下,我去叫经理出来。”这块翡翠的价值太高了,可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店员能够做决定的,只能是去找店里的经理了。

黄光点了点头,就随便看着柜头里的首饰。

女店员往店子后面走去,去叫经理了。

很快,女店员带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穿着制服的女生走了出来。

女生剪着干练的短发,露着光洁的额头,化着淡淡精致的妆容,眉宇间满溢飒爽英姿,嘴角似笑非笑般微微展开。

虽然,女生没有女店员年纪大,但身上却有一种比女店员强上很多倍的气场。

“先生您好,我叫徐露,是本店的经理,听说您有一块翡翠原料想出售给我们,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看看?”徐露对着黄光露出一个礼貌地微笑。

“当然可以。”

说着,黄光就打开盒了让徐露看里面的翡翠。

徐露看了看盒子里的翡翠,脸上露出一个兴奋地表情,对着黄光道:“先生,要是可以,我们去我的办公室里谈吧。”

黄光点了点头。

跟着徐露来到她的办公室里,黄光就把翡翠递给徐露,让她再仔细地看看。

徐露也不客气,又检查了一次,发现没有任何毛病后,就对着黄光道:“先生,您真的愿意把这块翡翠卖给我们吗?”

“只要价格合适就行。”黄光点了点头道。“对了,我叫黄光。”

“八百万,黄先生,你觉得这个价怎么样?”徐露想了想,就报出一个价。

这个价算是一个很公道的价了,只要徐露能够把这块翡翠运用得当的话,那么她一样可以从里面获利。

听到徐露报出这个价时,黄光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八百万啊,放之前,就算是自己干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啊。

“行,我同意。”平复下心情,黄光表情淡定地道。

黄光同意后,徐露就开始准备起合同,毕竟八百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有合同在的话,双方都会比较放心。

看了合同后,黄光就在合同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签好后,徐露就给黄光的账号里转进去八百万,在等短信提示的时候,她开口问着:“黄先生,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您这块翡翠是从哪里来的?”

黄光正沉浸在突得巨款的惊喜之中,随口答道:“是我自己切出来的。”

徐露惊讶地看了黄光一眼,赞了一句,态度也变得更热情了,“原来黄先生竟然是赌石高手,真是失敬了。”

像徐露这样干珠宝的,如果能够交好一个在赌石方面很有能力的人,对她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

“高手?我不是什么赌石高手啦。”黄光连忙摆着手说着,自己能够解出高水种的翡翠,完全是靠着爷爷留下来的毛料,自己只是把翡翠切出来,和能力什么的没有一毛钱关系。

徐露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她以为黄光只是并不想承认,毕竟高手有怪癖,也是有可以理解的。

黄光也有些无语,不过看徐露的样子,自己怎么解释,看样子也是没用的。

几分钟后,黄光的手机收到了到账短信,看着短信里那一连串的零,就如同在做梦一般。

“黄先生,钱应该到了吧。”徐露微笑地说着。

“到了,到了。”黄光愣了几秒钟后,才点了点头。

接着,徐露亲自把黄光送到了店外。

“黄先生,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您还有什么高品质翡翠的话,可以联系我,价钱好商量。”徐露把自己的一张名片递给了黄光,上面有她的电话号码。

“好的,谢谢,我的号码是135******。”黄光没有名片,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徐露。

等徐露记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后,黄光就离开了。

身怀八百万,黄光走路的时候都有一种飘飘然,想着等治好的老妈的病后,怎么花这笔钱,买辆跑车,找个漂亮的女朋友,到处旅游,花天酒地。

走着走着,黄光突然发现了一个熟人,就是早上那个卖小铜炉的中年人,此时他正在路边摆着小摊,小摊上还摆着那只小铜炉。

“大叔,你怎么换地方了?”黄光对着中年男子道。

“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家伙,差点把我的小摊给掀了,不得己才换的地方啊。”中年男子一副无奈地表情。

“那正好,我可以再看看这只铜炉。”黄光笑着蹲了下来。

“看吧。”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

黄光刚把手放到铜炉上时,黄光眼里的金光一闪,一副小铜炉的立体图就出现在黄光的脑海里。炉铜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在它的底部里,却有着三枚散发着淡淡白光铜元。

同时,那三枚银元上的白光像是被黄光的手指吸引一般,窜进了黄光的手指,再快速的冲进了黄光的眼睛里融入了那丝金芒,那丝金芒也壮大了一丝丝。

接着,黄光的脑海里多出一条信息‘惠东省造光绪元宝库平重一两银元’三枚。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黄光像触电一般,把手从铜炉上移开。

中年男子摊主看着黄光,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黄光看了看自己的手,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再看向铜炉的时候,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三枚银元。只不过,原本银元上那淡淡的白光却是消失了。

“这事什么情况,难道是那丝金光让我出现这种状况吗?”

黄光想到唯一一个可以解释自己现在这种状况的答案。

接着,黄光把手放到小摊上另外几件物品上,可能没有刚才的情况发生,这让黄光更加肯定一点,那就是自己眼里的金光对真正的古玩是有反应的。

想到这里,黄光强忍住记里的兴奋,指着那只小铜炉对着小摊老板,说着:“老板,这只铜炉能够便宜一点吗?”

既然知道这小摊上的物品都是假的后,黄光也知道眼前这个看似老实的中年男子,实则是个卖赝品的奸商。只是他不知道,在这些假货里面,藏着真正的古玩。

“小伙子,三千块真的很少了,要不是家里急着用钱的话,我也不会把这东西拿出来卖啊。”小摊老板,表情很是为难。

黄光现在可不会信他的鬼话了,皱着眉道:“这件铜炉虽然是清朝时仿制的,如果是真的价值绝对不低,但如果是假的话,那就一文不值了。我也不是有钱了,三千块钱对我来说,真的有些多,我不敢赌。如果少一点的话,我也许敢赌一把。”

知道中年男子是个骗子,黄光自然不想多给他钱了。

“这些东西真的是祖上留下来的,不会是假的。”中年男子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想了一会儿道。“那这样吧,你说个价吧,合适的话,就卖给你。”

“五百块。”黄光也不客气,直接说了一个价。

听到黄光说到这个价,中年男子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见过杀价的,没见过杀得这么狠的,而且这个价他还不能不同意。

“这少了点吧。”中年男子道。

“我只能出到这个价,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说着,黄光就起身,准备离开。

铜炉里有银元,黄光自然不会放弃了,他相信中年男子一定会叫住他的。就算不叫住他,黄光也会找借口,回头买下铜炉的。

果然黄光刚走了两步,中年男子就叫住了黄光。

“小伙子,小伙子,回来,回来。”

黄光心里一喜,回到了小摊前。

“小伙子,我见你真的喜欢这只铜炉,就五百块卖给你了,相信你一定会保管好它的。”中年男子,下定决心地说着。

“一定会的。”黄光懒得再和中年男子废话,拿出五百块递给中年男子,再把小铜炉拿在手里。

接着,黄光就拿着小铜炉和中年男子客气了一句,就离开了。

看到黄光离开,中年男子拿着钱轻轻的在手上打了两下,心里得意着:“哼哼,任你再杀价,老子还是赚了四百块。爽啊。”

不过,要是让他自己因为赚四百块而损失了几百万的话,他一定会吐血三升的。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按着她腰猛烈撞击,他扒开我的内衣一看
  • 比较污的看了会湿,寡妇的大白奶子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又粗又长大肉棍
  •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视频
  •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在做饭他在下添私密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