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创业 姐姐 按摩 手机 公公 强奸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又粗又长大肉棍

血?

闻璐用手在嘴唇上摸了一把,很浓的腥味,确实是血,又想起医生的话:“闻小姐,如果你呕吐,咳嗽带血的,一定尽快跟我说。”

她是不是要死了?

医生的话,让她手止不住的哆嗦,扯过毛巾狠狠擦了两下脸。

收拾好洗手台后,闻璐出去找手机,给主治医生发了条信息,说咳血了,医生回复的很快,说药到了会通知她。

闻璐躺沙发里休息了一会。

等于妈熬好粥,送上来时,她打起精神勉强吃了些,又去床上躺着。

因为胃一直在绞痛,闻璐睡的很不安稳,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多久后,卧室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是那个人回来了。

闻璐摸着打开床头柜的小灯,从床上坐起来。

床头柜的灯暖黄的,并不亮,男人推门进来后,发现靠床坐着的闻璐,穿着丝绸睡衣,整个人看起来很消瘦,没几斤肉。

“你最近瘦了?”厉风行皱起眉头,他不过才一段时间没回家,没想到闻璐瘦成这样,“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闻璐心像被针戳过,密密麻麻的疼,几乎喘不过气,又有一丝心酸。

她怎么不想好好吃饭,只是吃不下。

“没什么胃口。”闻璐太久没喝水,声音有些沙哑。

厉风行脱西装外套的动作一顿,随后将外套往沙发上一甩,转身出去,不到两分钟,进来时端着一杯温水。

他把水递给闻璐。

“谢谢。”他细小的照顾,让闻璐鼻头很酸,只是两人靠的近,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很淡雅的古驰晚香玉。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极快捂住嘴巴,并且推了他一把。

又是这个香水味!

一个月前,厉风行每次回来时,身上都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这次回来,又带回这种香水味,他一直和同一个女人在一块?

男人被她推了一把,有些不悦,似想到什么,眉头拧的更紧,黑眸带着几分审视地盯着闻璐,“怀孕了?”

“没有,只是不舒服。”闻璐摇摇头,他连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都不记得,更何况这孩子她也保不住,他知道还有意思吗?

她捂着鼻子往后退,还是忍不住了,“你身上的香水味,怎么回事?”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厉风行给个解释。

文学

男人却只是揪着衬衫闻了闻,脸色沉的厉害,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浴室。

闻璐咳了几声,带出不少鲜血在纸巾上,她将纸巾藏在垃圾桶里面,一杯温水仰头喝了,胃里才舒服多了。

她没有睡意,就趴在枕头上翻看手机,通过闻妈的朋友圈,闻璐得知她爸妈和厉风行爸妈去国外旅游了,玩的还很开心。

闻璐这才想起,去年两周年结婚纪念日时,厉风行说要带她去拉斯维加斯过,结果因为公司忙,他忘了,她也忘了。

结婚纪念日第三年,别说度假,他连这个节日都不记得。

他们还有下一个结婚纪念日吗?

厉风行洗完澡回来时,闻璐又躺下了,背影看着着实单薄,上床后,他从后背搂住她,才发觉她比看着还瘦,没几斤肉。

男人冷硬的语气软了几分,“以后多吃点,太瘦了。”

闻璐嗯了声。

厉风行回来时喝了酒,现在搂着闻璐,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馨香,呼吸一紧,轻轻浅浅地吻落在她脖子上,手从她睡裙钻了进去。

闻璐被撩的浑身燥热,她又不擅长拒绝,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扬起头来。

下一秒,安静的卧室传来一声很突兀的铃声。

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是厉风行的手机,闻璐只瞥见来电是串陌生号码,她身上的厉风行却起身,捞过手机接听。

“什么事?”

一边接电话,他一边往落地窗那边走。

明明免提都没开,闻璐却隐约听到电话那端的女声,和下午的那道声音很像,她手紧紧揪着薄被,嘴唇泛白。

厉风行很快就打完电话,他直接去衣柜拿衣服。

闻璐问:“老公,你去哪?”

“合作方那边出了点问题,我过去看看。”说话时,厉风行已经换好衣服,眉头紧蹙,似乎真有什么急事。

“这么晚了,有问题也明天再说啊。”他经过时,闻璐拉着他的衣摆,语气透着几分倔,“老公我不舒服,你今晚在家陪我吧。”

她不想他去见那个女人,不管是因为公事还是别的。

厉风行见闻璐紧紧咬着唇瓣,脸色苍白,真的消瘦了不少,他有些心软,知道她说不舒服肯定不是装的。

只是还没开口说不出去,电话又来了。

厉风行接了电话,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一直没说话,挂了电话后,将闻璐按在被子里,“我让于妈上来陪你,我很快就回来。”

闻璐闭上眼睛。

她本来就不擅长纠缠,一次求了没用,她绝对不会求第二次。

她听到房门被轻轻带上的轻微声音,胃里又疼起来,她蜷缩着,一只手轻轻按在腹部,感受那还未成型的孩子。

闻璐低喃着:“对不起,宝宝。”

我守不住这段婚姻,也没有办法保住你。

宝宝,对不起。

早上闻璐醒来时,胃还隐隐作痛,旁边的被窝纹丝不动,凉凉的,她猜想厉风行肯定没回来,收拾好下楼问于妈。

果然,厉风行昨晚一夜未归。

闻璐手里还有一个合作案,恰逢今天是签约日,是该她去的,她和秦助理说不舒服,要在家休息,让他去办。

得到秦助理去往S市的信息后,闻璐立刻拿出笔记本上了秦助理的账号,从一个月前开始翻看厉风行的行程。

让她失望的事,厉风行的行程全是工作上的,就连参加什么商业酒会,秦助理都将人员名单列了出来,厉风行也从没带女伴。

可是昨晚那两通电话,都是女人打来的,厉风行丢下她就走了。

都到这份上了,绝不是她想太多。

她努力回想昨晚看到的那串号码,将号码给了私家侦探,又打了一笔钱过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迫切的想查这件事,或许是厉风行连续一个月身上都有那股香水味,又或许是她想知道什么。

闻璐很不舒服,看了一会电脑就眼花,她靠着沙发休息,中午没什么胃口,潦草吃了一点午饭。

睡的迷迷糊糊时,医生打来电话,说药从其他省运过来了。

闻璐打起精神,驱车去医院拿药。

她从医生那拿到一大包药,医生还告诉她做化疗的时间,闻璐敷衍着,拎着一包药下楼。

医院药水味重,闻璐闻着不舒服,拉了拉脸上的口罩。

走廊拐角处似乎有人在说话,男人一身铁灰色西装,衬的身材挺拔,薄唇微微抿着,面前站着一个女人,白大褂,看起来娴雅漂亮。

女医生不知道和厉风行说了什么,厉风行面色冷漠,却还是点点头,女医生就笑开了,扑过去抱着他。

闻璐脚步僵在那,眼里只剩下拐角处的那对男女,心被穿了无数孔,冷风刷刷地往里灌,疼的她几乎窒息。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这就是昨晚给厉风行打电话的那个女人。

三年婚姻,却比不过一个外人。

闻璐胃里翻腾的的厉害,她转身匆匆跑开,到洗手间时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腰腹撞到门把上,尖锐的疼。

她弯着腰蹲下,听不下耳边有人说什么,冷汗津津。

下一秒,毫无预兆的倒在地上。

“喂喂,小姐你别吓我。”撞到闻璐的路人喊叫,见一条血迹顺着闻璐大腿往下流,路人脸色都白了,“快,快来医生……救命……”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又粗又长大肉棍
  •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视频
  •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在做饭他在下添私密
  • 嫩妇性体验,男男让你听个够
  • 杂乱合集全文阅读,女人被男人摸奶小说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