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创业 姐姐 按摩 手机 公公 强奸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视频

傅奕臣面色一沉,说道:“我的行程和安排,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还是,我提前回来你不高兴?”

傅奕臣狐疑的盯着苏蜜,为什么他觉得他提前回来,这女人一点都不惊喜!

这让他很不高兴!

苏蜜忙摇头,“哪里,傅先生回来便英雄救美,我还没好好谢谢傅先生呢,怎么会不高兴。”

傅奕臣这才神情略缓,接着他目光巡视着苏蜜的脸颊,一寸寸仔仔细细的看。

“英雄救美?这么说,你自认是个美人了?”

苏蜜的脸顿时在傅奕臣打趣的目光下染上了红晕,她哪里是哪个意思!

不过她却笑着眨了眨眼睛,“若说傅先生是英雄,我也只好厚着脸皮当美人了,不然,传出去,人家说傅先生英雄救了个丑女,岂不是落了傅先生的英名?”

傅奕臣倒没想到她如此会狡辩,既承认了自己是美人,又不让人觉得脸皮厚自恋,还化解了她自己的尴尬。

他发现,若是不做出亲近的动作,这个女人还是有点意思的。

起码她现在的模样,要比刚刚死鱼一样躺在他身下的模样有趣讨喜的多。

于是,他也不着急了,抚着苏蜜被打肿的右脸,哼了一声,“都肿成猪头了,脸皮要有多厚,才能说出自己是美人的话来。”

苏蜜,“……”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恶劣?

“你说你叫什么来着?”傅奕臣把玩着苏蜜的脸蛋,突然想起来,他好像一直都没留意这女人的名字。

“苏蜜,我叫苏蜜。”

苏蜜并不奇怪傅奕臣不记得她的名字,在傅奕臣的眼里,怕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

半点尊重都没有,自然不必刻意去记名字。

记住名字,也是起码的尊重,不是吗。

傅奕臣的眼神却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他凝视着她,“哪个蜜?”

苏蜜敏锐的察觉他情绪的古怪,怔了下才道:“甜蜜的蜜。”

傅奕臣的目光缓缓变得有些空茫,又似有些深情,温柔道:“蜜……甜蜜,蜜儿,真是个好名字啊……”

苏蜜觉得父母给她取名为蜜,大概是希望她能每天都过的甜甜蜜蜜,寓意是很好的。

可事实上,她却并不被父母喜爱,反倒是妹妹苏蔷得尽了父母疼爱,以至于她的这个名字倒像是讽刺。

苏蜜的面上闪过黯然之色。

突然她只觉下巴处一紧,苏蜜抬头,却是傅奕臣用两根修韧的长指捏住了她的脸。

他迫使她抬起头来看向他,四目相对,他挑了挑眉,问道。

“在想什么?”

这个女人刚刚身上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哀伤,竟然让他很不舒服,他莫名的很想知道她在想什么,会露出那样寥落难过的表情。

苏蜜撞上傅奕臣深邃的眼眸,如受蛊惑,她摇头笑道,“只是想起了我的父母。”

“你的父母?他们对你不好?还是,他们已经过世了?”

若非这两种情况,傅奕臣想不到还有什么是能让一个女人想起父母,却露出那样难过黯然的神情来。

“傅先生真觉得我的名字好?”

苏蜜却没答他的问题,反倒回问他道。

“蜜,甜蜜,确实是一个好名字,很适合女孩子。”傅奕臣挑眉说道。

苏蜜抿唇一笑,“是啊,我也觉得,这个名字一听就觉得是备受宠爱的女儿,是父母寄予美好愿望才取的,可是我的父母……”

她不想对陌生人说起父母的坏话,苦笑了下,没再多言。

可她的欲言又止,却让傅奕臣已经猜到了一切。

他嗤笑了一声,不屑的扫了她一眼,“这有什么好伤心的,他们对你不好,你便也莫将他们放在心上就是,真不喜欢这个名字,自己去改一个好了。”

苏蜜一愣,没想到傅奕臣的口中,竟然说出了这样类似于安慰劝解她的话来。

其实,这五年她并不常常想起刘淑珍和苏振海,五年前被赶出家门,她已经被伤透了心。

文学

“不过,我却觉得这名字不错,蜜儿,蜜儿……”

傅奕臣又轻喃了一句,语气中似有追忆,倒像是在唤一位老朋友。

苏蜜柳眉微颦,她总觉得从傅奕臣的口中温柔的呢喃出自己的名字,怪怪的。

她甚至有种直觉,好像傅奕臣不是在叫她,而是透过她再想旁的什么人。

难道他所认识的人中,也有一个叫蜜的女孩吗?

苏蜜正不解,傅奕臣已回过神来,他扬声叫道,“宋哲!”

宋哲很快闪身进来,“总裁吩咐。”

“去准备些冰块来。”

宋哲愣了下,“冰块?少爷要冰块做什么?是要喝冰饮吗?我去准备。”

傅奕臣却不快的扫了宋哲一眼,怒道,“没见她的脸肿了吗?你可真是越来越蠢了!”

宋哲,“……”

倒不是他没看到苏蜜脸上的红肿,而是宋哲跟着傅奕臣多年,总裁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那根筋。

从前某位美人,故意在总裁面前摔断了腿,哭的那叫一个凄惨,总裁连脚步都没停留一下啊。

谁知道今天竟然怜香惜玉的要给苏小姐冰敷脸?

太阳真是打西边出了。

宋哲腹诽着,可却不敢多言,忙道:“少爷稍等。”

他快速走向总统套房的冰柜,弄了冰块包在布袋中,送了过来。

傅奕臣接过冰袋,一手扶着苏蜜的脸,用冰袋往她脸上红肿处轻轻按压。

苏蜜躲了一下,伸手去接冰袋,连声道:“不用烦劳傅先生,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她总觉得敷脸这个事儿,太亲密了,哪里好让傅奕臣动手。

可她手伸过去,傅奕臣却没松手,以至于苏蜜的手一下子抓在了傅奕臣的手上。

傅奕臣挑起眉来,目光落在了苏蜜抓着自己的手上,“别再乱动,不然我就要以为你是借机勾引我,占我便宜了。”

苏蜜,“……”

她受惊一般,忙缩回了手,浑身不自在。

傅奕臣已是捧着她的一边儿脸,慢慢的冷敷起来,见她垂着眼眸安安静静的,他眸中有笑意流动,“下次不准再让人欺负,听到没!蜜儿!”

他沉沉的语气,带着天生的霸气口吻。他仔细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就好像她是易碎的珍宝。

苏蜜被他这样照顾着,睫毛快速闪动。

她不明白傅奕臣为何突然这样温柔,好像是她说了自己的名字,他就突然态度好了起来。

可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这男人在游戏前还要调调情?

苏蜜有些不适应傅奕臣给她这样的温暖和关怀,从小到大,只有周清扬这样关心过她。

最应该亲近的父母和姐妹,却总是对她疾言厉色,她平不习惯这样的关怀。

旁边站着没来得及退下的宋哲却瞪大了眼睛,总裁叫苏小姐什么?

蜜儿?

天呀,该不会是……

宋哲有些同情的看了眼苏蜜,难怪总裁对苏小姐这么特别,原来是爱屋及乌啊。苏小姐这不会是做了替代品了吧?

苏蜜愣愣的,像是傻了一样,傅奕臣见苏蜜垂着眼眸不说话,屈指便在她眉心敲了一下,“发什么傻呢,回答!”

苏蜜蓦然回过神来,却直愣愣的问道,“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她是真的很奇怪,总感觉傅奕臣在听了她的名字后,对她的态度突然就好了许多。

傅奕臣诧了下,接着他俊面上便浮起了一层淡红,他拧起眉来就将手中冰袋砸在了苏蜜身上,“谁对你好了!你这女人可真是会自作多情!”

傅奕臣说着站起身来,双手插兜,大步走到了落地窗的位置。

像是怕苏蜜误会,他又转过身来,凶神恶煞的盯着苏蜜,冲她仔细的解释。

“你是我带进来的,我只是不想你这样子出门,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傅奕臣打女人呢!你不用乱想!听到没有!”

苏蜜也觉得傅奕臣不像是随意能对人好的人,见他神情冰冷,一脸冷漠,她忙点头,“哦,我知道了,不过还是谢谢傅先生。”

傅奕臣这才转过身,他看向窗外,眼神有些空茫,眉头也略不解的皱了起来。

他怎么会对苏蜜好?他早就发过誓言,这辈子,他的所有温柔,都会给一个女孩,只给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是他一直洁身自好,等待的女人,也是他发誓一定要娶的女人。

而那个女人,可不是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苏蜜!

想到心底的那个女人,傅奕臣脸上有了笑容,温柔而深情。

是的,他想要将苏蜜留在身边,不过就是为了弄明白,自己……怎么会只对苏蜜有反应罢了。对她好了一些,也是因为她和蜜儿名字一样,他只是太想念蜜儿而已。

想到这个,傅奕臣突然就没有了再呆在这里的兴致,他豁然转身,迈开长腿便毫不留恋的往外走去。

苏蜜站起身来,追了两步,“傅先生,你去哪里?”

傅奕臣却没有回头,也不曾停下脚步,甚至都没再看她一眼,他快速打开门,走了出去。

宋哲已经出来正靠在走廊上抽烟,不防备傅奕臣出来,呛了一下,咳嗽着道:“总裁?”

傅奕臣却大步越过宋哲,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送她离开!”

傅奕臣那急匆匆的样子,倒好似后头有鬼在追一样。

宋哲不觉纳闷,回头看了一眼,就见苏蜜也一脸莫名其妙的站在门口处,正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

宋哲干笑了两声,“总裁大概才想起来有什么急事,苏小姐不要介意。”

傅奕臣的喜怒不定,情绪多变,苏蜜也不是头一次体会了。

她根本就不以为意,冲着宋哲笑了笑,连连摇头道:“怎么会呢。”

“如此就好,那我现在就送苏小姐回去吧。”

苏蜜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她说着往外走,走了两步看见身上的衣裳,便又停步,冲宋哲笑了笑,折返进了浴室,将自己方才脱下来的脏衣服收拾了起来。

见傅奕臣的脏衣服也都堆在旁边,苏蜜眼睛一转,唇边划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来,快速的将傅奕臣的那些脏衣服也收拾了。

她抱着衣服走出浴室,见宋哲询问的看过来,“傅先生这些衣服,既然都算在那一百万里头,是不是表示我已经买下来了?那么,我可以将这些衣服带走吗?”

宋哲愣了一下,不明白苏蜜要这些脏衣服做什么。

不过转念,他就露出了暧昧的笑来,想必苏蜜是想拿回去洗干净,回头再送回给傅奕臣,好表现一下她的贤惠。

宋哲点头,“当然,这些衣服现在都归苏小姐支配了。”

苏蜜高兴的冲宋哲道谢,抱着衣服便脚步轻快的出了总统套房。

苏蜜再三拒绝,宋哲便没坚持送她,叮嘱道,“苏小姐一路小心,还有,一定要记得明天到别墅上工,少爷不喜欢不守信,不守时的人。”

“……”

苏蜜连连点头,辞别宋哲,苏蜜装模作样的进了电梯,没下到一楼,她就出了电梯。

她并没有离开酒店,抱着衣服快速的闪进了五楼的卫生间。

她迅速的将身上的裙子脱了,重新换上自己的衣裳,接着便抱着折叠好的衣裳出了卫生间,正好就见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

苏蜜上前,“你好,请问今天酒店是不是有一场商务会议?现在该是午宴的时候了吧?请问举行午宴的宴会厅是在几楼?”

服务生狐疑的看着苏蜜,苏蜜忙指了指手里的衣裙,道:“是这样啊,洪峰地产的白小姐礼服出了一点意外,她打电话让我送了一套新的衣裙过来。”

服务生显露恍然,完全没有怀疑,道,“现在女宾们都在三楼大堂等候,小姐要是送衣服的话,还是赶快去吧。”

苏蜜道了谢,直奔三楼。

她到了三楼却没去大堂,反倒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她猜,这会儿洗水间一定很热闹。

果然,这个时间,午宴快开始,好多前来参加宴会的女人都借方便为由在这里补妆。

苏蜜还没走近就听到里头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傅奕臣真带了个女人来?”

“不能吧,听说傅奕臣不近女色,出席活动从来不带女伴的!”

“是真的,我瞧的清清楚楚,傅奕臣亲自拉着那女人的手进的酒店。”

“是哪个贱女人,叫我看到,瞧我不抓花她的脸!”

……

苏蜜就在这时走进了卫生间,抬手挥了挥,露出个甜美的笑容来,“嗨,诸位小姐说的那个女人好像是我耶!”

一众正补充八婆的女人,“……”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视频
  •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在做饭他在下添私密
  • 嫩妇性体验,男男让你听个够
  • 杂乱合集全文阅读,女人被男人摸奶小说
  • 双性饥渴诱放荡受h,和男朋友爱爱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