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创业 姐姐 按摩 手机 公公 强奸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在做饭他在下添私密

苏蜜求傅奕臣,本来就很艰难了,要是他真相信了苏蔷的话,谁也不会愿意去帮助一个品行不好的人。

苏蜜神情焦急起来,“我真的没有,她胡说的!”

苏蜜的急切却令傅奕臣勾起了唇,突然压向她,两人气息瞬间交融,就听他几乎是贴着她的唇瓣,“别急,我一向不会凭空冤枉好人。”

苏蜜神情刚放松,傅奕臣便突然攥住了她的腰肢,“让我来检查一下,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被冤枉了。”

他说完,突然带着苏蜜一倒,一阵的天旋地转,苏蜜被他放倒在了沙发上。

傅奕臣也顺势压在了苏蜜的身上,真皮沙发柔软而有弹性,苏蜜只觉自己的身体,深深嵌入了沙发和傅奕臣坚硬躯体之间的狭小空间。

他的大掌,灵活的撩拨开她的衣衫……苏蜜瞪大了眼睛。

“别怕,你也不想被冤枉的,恩?”

傅奕臣感受到苏蜜的轻颤,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他的手挑开她裙摆,就要伸进去。

“不!”

苏蜜脸色发白,一把抓住了傅奕臣的手。

傅奕臣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盯着苏蜜的眸光冰冷的像寒星。

苏蜜咬着唇,“我……我都给了你,你真的会帮我吗?”

她声音颤抖的说道,脸色在暖光灯的照应下都是一片惨淡的苍白。

虽然来以前,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一刻心里的恐惧和难过,悲哀和抗拒却还是像潮水一样,快要将她吞没。

认识了傅奕臣其人,苏蜜已经不指望唤醒他的同情心。

她只希望,她满足了他,他能信守承诺,不要玩弄她!

“这个时候,不要和我说那些扫兴的事儿。明白?”傅奕臣拧了下眉头,声音平静中有股不容拒绝的冷锐。

苏蜜却固执的抓着他的手不放。

很悲哀,她就只剩这点筹码了。

给之前,她必须要到一个承诺。

然而傅奕臣却神情一阵乖戾,一把攥着她的手,狠狠一压,手腕传来刺痛的同时,也被他无情的拉开。

他的另一只手,霸道的趁虚而入。

“啊!”

陌生强势的触感,苏蜜浑身一僵,惊呼出声。

“你放开我!你不答应,就没资格碰我!现在就放开我!”接着她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傅奕臣却用身体死死压着苏蜜,将她禁锢在身下,挑着薄唇,冷眼看她挣扎。

“呵,就凭你这点力气,我真要用强,你觉得你逃的过吗?”

他嘲讽的说着,苏蜜却不管不顾的挣扎着,可她使出了所有力气,他的身体却像一座山,死死的将她镇压。

没片刻,苏蜜便脸上涨红,额头冒汗。

“不想被强,就他妈给我停下来!”

傅奕臣沉怒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他浑身紧绷,苏蜜顿时瞪大了眼,一下子僵住了。

苏蜜瞪大了眼眸盯着傅奕臣,清澈的水眸中有害怕,挣扎和哀求。

“呵,真是个小可怜。”

文学

傅奕臣瞧了她一眼,四目相对,他突然轻笑着说。

小可怜?

是啊,就像豹子爪下逗弄的兔子。

可她到底不是兔子,他不答应,就不应该碰她!她就算贫穷,也不是供富人亵玩的玩物!

苏蜜迎着傅奕臣的眸光,半点不让,“我给你,你真的会去捐献骨髓吗?”

自己送上门被羞辱,这感觉太可耻了。

然而,她已经没有别的路和选择。

傅奕臣怒极反笑,“这么视死如归,你会让我觉得,我的男性魅力,已经消失的荡然无存了。这样我会很不开心。”

傅奕臣脸色沉冷,旋即邪恶的挑起了唇角。

他不开心了,就喜欢折磨人。

小东西不是想要承诺吗?他偏就不给她,偏就强迫她,占她便宜,看她能将他怎样?

傅奕臣禁锢着苏蜜,在她无助惊恐的目光下,他的手指肆意的在她身上游移。

“别再惹我,惹怒了我,现在就将你丢出去!往后也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苏蜜浑身冰凉,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她不敢再说,更不敢再挣扎,煎熬着。

“这样才乖。”

傅奕臣扫了苏蜜一眼,亲吻着她的脖颈,在她耳边低语。

他火热的大掌摸索过她冰冷的身体,就像抚过上好的绸缎,却比绸缎更加滑腻,触感更好。

“真舒服。”

他低喃,身体紧绷,额头有汗珠顺着他挺直的鼻梁滚落,滴在了苏蜜的下巴上,滚烫的汗珠,像是能够顷刻蒸发掉。

热,中央空调的冷气不断的吹过来,都吹不散这里的燥热。

苏蜜有些忍受不了傅奕臣邪恶作怪的手,轻颤着挣扎了下,却换来傅奕臣更深的钳制。

火花四射,箭在弦上。

苏蜜绝望无奈,不安脆弱的又问,“你是答应了,是不是?”

她只要他一个“是”字,只要他一个明确的承诺,不管什么都咬牙忍了。

有求于人,原就是要抛弃尊严的事儿,她不怨无悔,可她不信任他,她害怕他只是玩她骗她。

傅奕臣抬眸,撞上了苏蜜执着的眼睛,她屏息着,小脸一片惨白,眼睛里却有希望和绝望的光,矛盾而复杂的交错。

“你这女人真是……”傅奕臣咬牙切齿的道。

他突然烦躁的想要掐死这个女人,和他傅奕臣上床,就那么难以忍受?需要她一遍遍的强调她的目的吗?

他眯起黑沉的眼眸,目光锐利盯着苏蜜,像一头恶狠狠的凶狼。

“你再这么扫兴就给我滚!让你要救的病秧子赶紧去死!”

苏蜜被他恶狠狠的模样吓的瑟缩了一下,咬牙闭上了眼眸,浑身僵硬。

然而就在她以为逃无可逃时,“砰”的一声响,耳边沙发突然深深凹陷了下去,伴随着重物击打声。

是傅奕臣一拳头砸在了苏蜜的耳侧,眸光狠厉而厌恶的盯着苏蜜,紧跟着又是一拳!

砰!

苏蜜瞪大眼眸,就见傅奕臣的拳头,握起来好似比她一张小脸还大,狠狠砸下。

她有种他想一拳砸死自己的错觉,她咬唇扭头闭眼。

砰砰,傅奕臣神情愤怒,一拳拳都重重砸在了苏蜜的耳边,凶狠的像是下一秒就要砸爆苏蜜的脑袋。

“啊!”耳边风声不断,苏蜜到底忍不住叫了出来。

紧跟着苏蜜身上一轻,傅奕臣突然起身,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苏蜜被傅奕臣方才愤怒的模样吓坏了,她耳侧的沙发被他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苏蜜马上抱着身体缩到了沙发一角。

屋子里静的只剩下苏蜜急促的呼吸声,她知道自己又将事情弄糟了。

可是她真无法和不爱的男人做那种事,她克服不了五年前那可怕的一夜带给她的心理阴影。她之后有半年时间得了自闭症和抑郁症,一直在看心理医生,甚至到现在,她都时不时的做噩梦。

梦中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会让她体会到深深的绝望。

直到啪嗒一声轻响,苏蜜才转过头战战兢兢睁开眼睛。

就见傅奕臣神情已经平静了下来,他衣领已被扯开,领带松散的挂在衬衣下,将腿翘起,交叠放在欧式茶几上。

他的手中把玩着一把镶嵌钻石的打火机,另一只手随意的撑在沙发椅背上,已经点燃了一支香烟。

他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冷冷看过来,“呵,死鱼一样,真乏味!这就是你说的练好技术了?”

他的口气满是嫌弃,嘲弄的唇角轻轻翘起,透着高高在上的鄙夷,苏蜜脸色更白了。

耻辱的心情,像潮水一样吞没了她,可是想到周清扬对她的好,苏蜜却不能再任性生气。

她怕错过这次机会,会真的再没有下一次了。

她咬唇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在傅奕臣的身边坐下,靠了过去,颤抖着手抱着傅奕臣的腰肢,依靠在他的怀里。

“别碰我!滚开!”

傅奕臣一把扯着苏蜜将她丢远,“刚才一副难以忍受模样的人是谁?呵,你可真是多变啊。”

苏蜜被重重摔在沙发上,头磕到了沙发上的实木扶手,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傅奕臣却冲她冷笑,高声道,“周伯,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苏蜜脸色顿时一变,也顾不得疼痛了,她爬起来,再度靠了过去,“我错了,傅少再给我一次机会!”

傅奕臣这次只冷哼了一声,竟然没有推开她,苏蜜身子放松了一些,满身的冷汗。

她觉得傅奕臣真是个恶魔,他太知道用什么来辖制她,逼她投降。

他拿捏着她的软肋,便能肆意的看她挣扎,悲哀的是,她除了顺从没有选择的余地。

苏蜜讨好的用脸颊蹭了蹭傅奕臣的胸膛,“傅先生,不知道你……你刚刚检查的怎么样呢?你相信我了吗?”

想到刚刚傅奕臣的手指探入身体检查的情景,苏蜜脸色白了又红。

傅奕臣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苏蜜,倒没想到她突然就开窍了一样。

她像小猫一样依偎着自己,撒娇一样轻蹭他胸口的动作,竟然成功抚平了他的怒火。

傅奕臣又抽了一口烟,这才用两根手指捏着苏蜜的下巴,抬起她清丽的脸蛋来。

呼!

他菲薄的唇瓣张开,将口中的烟雾都吐在了苏蜜的脸上,呛人的烟味成功令苏蜜咳嗽了起来。

“咳咳……”

苏蜜咳嗽不止,连明媚的水眸都漾出

了一层水波来。

烟雾散去,傅奕臣看着她小脸被呛红的样子,满意的和缓了神情,挑着苏蜜的下巴,“怎么?你很在乎我怎么看待你?”

苏蜜连连点头,“当然,傅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我。”

人只有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才会害怕被误会,在乎他的看法。

她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其实还是有些在乎他的?

傅奕臣不知不觉略牵起唇角来,“嗯。”

嗯?那是什么意思?

苏蜜有点不明白,不过看傅奕臣的表情,倒不像是耳根软,信了苏蔷的样子。

苏蜜略松了一口气,又怕傅奕臣会继续检查她的身体,她忙转移话题,“傅先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现在离傅奕臣出去好像也就四十分钟左右,商务会议难道已经结束了?

面对苏蜜的问话,傅奕臣却有些不大自在。

他自然不会告诉苏蜜,他第一次在办正事的时候,因为一个女人而频频走神,更是在商务会议最重要的合并案商讨结束后,便匆匆的提前离开了。

就是为了回来,早些看到她。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在做饭他在下添私密
  • 嫩妇性体验,男男让你听个够
  • 杂乱合集全文阅读,女人被男人摸奶小说
  • 双性饥渴诱放荡受h,和男朋友爱爱
  • 被电动跳蚤惩罚污文,肉很多很糙的小说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