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妈妈  姐姐 创业 小雪 丝袜 公公 乱伦

被强奷到舒服的全过程: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国产在视频视频2018 2019

桌子上放着一束红玫瑰。

嘉慧坐在镜子前涂着口红,转头看着那束玫瑰,叹了口气。这几天天气热得很,她把一头乌

黑的长发束起来,梳了个马尾。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她现在的生活里,能让自己满意的,就是这张脸了。

嘉慧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两个妹妹。她出生的那年刚刚实行计划生育,所以她的同学中多数是独生子女。但嘉慧不是。因为父母一直想生个男孩,可是一连生了三个女孩。又因为超生,交了数目可观的一笔罚款。嘉慧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生活本就不富裕。要养三个孩子,经济上只能勉强支撑。

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来没穿过新衣服,都是别人家孩子不穿的衣服。她穿完,两个妹妹穿。一个苹果三个人分,她总是吃完了苹果又咽着口水看着妹妹们吃。

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就是现在,农村的生活变样了,她们家也还是清贫的样子。

桌上的玫瑰自顾自地华丽盛开。嘉慧转头看着玫瑰,随即把手上的梳子“啪”地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花是政凯送的,嘉慧的同学。两个人曾经是班里公认的郞才女貌。她不会嫁给他,因为爱情就是那束玫瑰,现实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打开衣柜,找今天要穿的衣服。三妹进来,“姐,二姨刚才打电话,又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好像是二姨她们村的,家里做生意。我看妈好像很满意,哼着歌到院子里摘菜去了。”

“谁稀罕!二姨之前介绍的两个,我都看不上,而且还动不动给我打电话,我最讨厌这种男人。”嘉慧把一件衬衫扔在床上。

“这次的好像不一样,我看妈从来没这么满意过。”二妹说。

听三妹这么说,嘉慧真有点动了心。她把刚找出来的衬衫放回去,换了一件昨天刚买的连衣裙。

下午相亲见面的地点约在新乡饭店。嘉慧按照约定的时间晚到几分钟,可是对方还没到。嘉慧很不高兴,心不在焉地看手机。从玻璃窗看见一个男人拿着一束花走进来。

“真对不起,路上堵车。手机又没电了。”男人说。

看着他满头大汗捧着花,嘉慧笑笑,“没事,我也刚到。”

“你不认识我了?我们以前在一个中

学,我比你高两个年级。我叫李冬,我们经常一起参加学校的表演活动。

“不好意思,我没什么印象。”

“也对,我们也就是有活动的时候才

见几次面。但是你那时候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花,认识你的人很多。”李冬笑起来。

“哪有。”嘉慧的脸有点儿红。

“你想吃什么,随意选,他们家的菜特别地道。”

“不用,你选就好。我没什么挑剔。”嘉慧说。

“你在村里的小学工作?”李冬说。

“是,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我们村里的小学。比不了咱们班里的高材生,可以到大城市工作。”嘉慧笑着说。

“我觉着挺好,老师的工作稳定。”李冬说。

“我也是这么想。”嘉慧说。

菜都是李冬点的,嘉慧注意到,味道有麻辣的,有清淡的,果汁也点了几种,他还蛮细心。

嘉慧不时打量着李冬,虽然算不上帅气,也还耐看。就是身高要比自己矮一点的,不符合她的白富帅标准。不过现在这也不算什么。

“我听说你现在在管理家里的生意。”嘉慧说。

 

“以前也在外面打工,后来家里的生意逐渐多了,我就把工作辞了。”

“现在这个季节,度假村的生意特别好,你可以带你的同事朋友来玩儿,全免费。”李冬笑着说。

“还真想去看看你的度假村什么样。”嘉慧说。

这顿饭吃得

很开心。嘉慧回到家,母亲急着问见面如何。嘉慧笑笑,说:“虽然和我想得不太一样,但感觉还行。”母亲了解她,知道她比较满意,也总算放了心。

李冬几次让嘉慧带朋友到度假村玩儿,嘉慧犹豫,她还没确定自己的心意,不想那么早公开李冬男朋友的身份。

不过,李冬的确是自己之前的相亲对象里条件最好的,错过了,可能找不到比他更好的。所以答应了李冬的邀请。

嘉慧去李冬家。李冬的妈妈看着嘉慧文文静静,职业也好,对儿子的女朋友比较满意。她真怕李冬找一个涂着烈焰红唇,穿着超短裙的女朋友。嘉慧的母亲觉得李冬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而且知根知底,所以也

很满意。

两家父母见了面,把婚事订了下来。李冬家在城里的豪华住宅区买了别墅,装修家具也都由嘉慧选择。

嘉慧过上了少奶奶的生活。每天十指不沾阳春水,洗衣做饭有保姆。有了小孩以后,孩子也是婆婆和保姆带。她只做自己的这份工作,每天8个小时的班。渐渐地这份工作也觉得累了。

她经常抱怨工作累,李冬觉得烦。索性让她辞职回家。嘉慧想自己的经济支撑都是依靠老公

,她的那点工资,买个名牌包都不够。但如果没了工作,也就没有了底气,不如换个工作,

李冬的人脉资源多,这件事倒也不难。嘉慧换了单位,工资不比之前少,工作也轻松。

2

嘉慧很喜欢一句‘名言’,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这也是二妹嘉欣不喜欢的一句话。

嘉欣和嘉慧长得很像,很多人都觉得她们是双胞胎姐妹,只不过嘉欣的脸略圆一点。但嘉欣却对自己的容貌不太在意,平时的打扮也很随意。嘉欣这样的表现,让嘉慧觉得嘉欣就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愚蠢的自己。

嘉欣读大学即将毕业,周末学习注册会计师课程。

她休息的时候很少回家,因为不想听大姐在她耳边“嗡嗡嗡“地说着学得那么累有什么用,早点找个好老公才重要。

在她心里,大姐的变化太大。从前她只是觉得大姐一心想嫁个有钱的老公,虽然并不赞同,但也认为人各有志。可是现在大姐三天两头地炫富,在朋友圈晒钻戒、包包、奢侈生活,完全成为了一个物质生活至上的富太太,不读书、不看报,每天美容、

逛街、喝咖啡。她们的共同语言太少了。

她选周五晚上回去,想着大姐不在。可是进屋不到五分钟,就看见大姐把车子停在院子外,从车上拎了大袋小袋进来。

“你还知道回家?见你比见明星都难噢!“大姐说。

“我周末要上课,哪有时间。”嘉欣说。

“总是这个理由。考注册会计师就那么好,还不如早点找个有钱的男朋友。你现在不挑,想挑的时候都让人家挑去了。”

“你姐夫认识的朋友里面有几个条件好的,我都很满意。我前几天给你打电话说得那个,你见不见?&ldquo

;大姐说。

嘉欣对大姐给她介绍男朋友,不胜其烦。母亲虽没有多赞同,但也会说早一点选择男朋友也可以。

嘉欣坐在那儿看手机,“不见!”

嘉欣看重学业,也并没完全忽视感情。而且她心里有一个人。

俊华和嘉欣在同一个系,是财务系的高材生。两个人一起报了注册会师课程,经常一起上课。嘉欣觉得俊华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却又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

嘉慧看见嘉欣对自己话根本不在意,有些生气,“有颜值有个大学学历就可以了,还学那么多干吗?”

“姐,现在大学生很多的,工作也不那么容易找的。不多学一点儿,我拿什么吃饭?”嘉欣说。

“随意找个工作就好了,主要还得嫁得好。”嘉慧说。

“嫁得好,然后就可以像你一样,整天无所事事,发朋友圈炫富哈。”

“我发朋友圈怎么啦?我没偷没抢。”

“你的生活就只有这些?你让姐夫有点面子好吗?”

“他怎么没面子啦?我这样他才有面子,男人赚钱给老婆花是一种骄傲。更何况还是漂亮老婆。”

母亲看她们俩吵来吵去,也是无奈,“你们俩这么长时间不见面,见面

不能好好说会儿话。”

嘉欣拎起包,走出去,“我回学校,我跟她没话说。”

嘉慧瞪她一眼,“我跟你也没话说。”

嘉慧坐在那儿,觉得脸上热烘烘,手里拿着一本广告册扇着,又大口喝了几口茶。

母亲叹气,“嘉慧,你也应该多用一点心思在家里,让李冬觉得你经营这个家也不容易。你说你整天和你那几个什么闺蜜吃吃喝喝,孩子学习有家教,洗衣做饭有保姆,家里什么也不用管,李冬的生意你也不问。男人生意做得再大,也还是希望家有个家样。”

“妈,嘉欣刚走,你又这么说。”嘉慧说,“我回家了。”

嘉慧想开车去商场,想起嘉欣和母亲的话就没有了兴致。回到家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保姆春柳把

小说文学

茶放在茶几上,“姐,你脸色不太好。”

“让嘉欣气的,我好心好意为她着想,还挨她一顿数落。”

“你们俩和别人也真不一样,其实都挺关心对方,可是

又总闹别扭。”春柳说。

“姐,你昨天给我的那件衣服,我试了一下,正合适。”春柳转移了话题。

“是吗,哪天我再给你找一件秋天穿的风衣。

玉足足交

“不用,你都给我那么多东西了,我可不能再接受了。”

春柳是嘉慧找的第三个保姆,之前的两个保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辞退了。春柳虽然才来了几个月,但是性格朴实,做事认真,嘉慧对这个保姆很满意。嘉慧关照春柳,主要原因是春柳和自己的家境相同。都是农村走出来的,又都是家里的老大,春柳一个人在城里打工,赚得钱要补贴家用,又有几个弟弟妹妹要照顾。

3

嘉欣回到学校,周末的寝室向来都清静,室友们都在忙着找工作。她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对着厚厚的会计实务教程,看了几页,又无法集中心思。马上就要毕业了,俊华的会计师考试也只差一科,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虽然

她能感觉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在不断地升温,可是终究没有她想要的表白。

她并不完全反对大姐说的早点找男朋友,但她必须拥有

G0GO人体大尺香蕉

自己的爱情。

嘉欣面试的几家公司里,终于有一家给她发了录用通知。公司不大,但是职位是她满意的。初入职场的生活,就像身在闹市里的咖啡店,外面是熙熙攘攘,心里是彷徨。她白天把自己投到工作里,下了班就坐进会计师的补习班。

从补习班出来,脑子还不太清醒,满脸热热地吹着冷风。她还在适应着光线的转变,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在盯着自己。俊华笑着,手里的花已经递到了她的眼前。

“冷了吧?”俊华说。

“你怎么来啦?”嘉欣仍然有点恍惚。

“来接我女朋友,可以吗?”

嘉欣转过头,绷着脸上的笑,接过他手里的花。

这是她想要的。两个人相爱,因为爱选择了婚姻。

嘉欣想带俊华见家人,父母对俊华会认可,但大姐的意见就会不同了。因为俊华的条件,完全不符合大姐的想法。

她不想让大姐回来,担心她说话没分寸。可是见面也是要见的,总不能一直不介绍大姐认识。

俊华来嘉欣家这天,嘉欣父母忙了一上午,做了一桌子的菜。嘉欣妈妈对二女儿找的这个男朋友很满意,人长得精神,成熟稳重,用嘉欣爸爸的话说,是个干大事的人。

嘉慧夫妇快吃饭的时候才到。李冬和俊华寒暄了几句,嘉慧在一旁端详着俊华。觉着嘉欣挑人的眼光还真不赖,确是又帅气又有才气。

三妹忙里忙外帮着做饭,端菜,看着大姐和二姐领男朋友回家这阵势,

想到自己的爱情,还好她还有两年大专才毕

业,不用这么忧心。而且,她是三姐妹中最普通的,容貌远不及大姐和二姐,才华也比不了二姐。大姐不会用对二姐的要求来烦她,她倒是自在。

饭桌上,嘉欣妈妈问俊华家里的情况。嘉慧听了,在心里盘算,农民家庭养两个儿子,拿什么买房买车。嘉欣就是学习学傻了,找男朋友找个和自己一样的。嘉欣说到以后想贷款买房,俊华和她的薪水可以应付。嘉慧板着脸,嘉欣看了她一眼,真担心她会说什么让人尴尬的话。嘉慧肚子里的话确实没说出来,一直到吃完饭,她都没主动说一句话。

吃完饭,俊华陪嘉欣的父母聊了一会儿,嘉欣和俊华就离开了。李冬也回公司开会。

嘉慧肚子里的话都倒了出来,“真不知道嘉欣是怎么想的,自己条件那么好,长得漂亮,又有学历,就是不会找男朋友,找个潜力股,跟人家一起奋斗,等什么都有了,她也成黄脸婆了。”

“我之前让她见的那几个,哪个不比他条件好。”

“我看俊华这孩子人挺好,嘉欣自己的心意,咱们就别掺和了。”嘉欣的妈妈真担心,按嘉欣的性格,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宁可单身,等年龄大了,就成了剩女了。

“她自己想吃苦,我管什么管。”

嘉欣有了男朋友,嘉慧也就不再跟她唠叨,她也知道嘉欣的决定不会改变。

嘉欣通过了注册会计师的考试,她和俊华的事业也都进入上升期。俊华在公司已经有了一定的资历,业务能力公司非常认可,调任他到总公司任职,嘉欣决定辞去现在的工作,和俊华去另一个城市。她现在的条件找到一个满意的职位也容易。

4

嘉慧的生活变成了别人眼里的生活。李冬最近总是出差、应酬,经常很晚回家。

嘉慧疑心,又不能无端指责他。她开始神经衰弱,失眠,郁闷的时候就到商场疯狂地买东西,一袋一袋地拎回家。

她决定每天早上出去跑步。星期六,她大汗淋漓地跑步回来,看见春柳还没有把饭做好。春柳最近也很奇怪,做事慢吞吞的。

“春柳,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心事呢?”嘉慧说。

春柳听了她的话,慌了起来,“没有啊。”

“那就快一点做饭,我饿得不行了。”

“噢。”

嘉慧喝了一口水,坐下来看杂志。

“姐,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春柳说。

“什么事?”嘉慧翻着杂志。

“李哥,外面好像有人了。”春柳用围裙擦着手。

“你听谁胡说八道的?”嘉欣突然提高了分贝。

“是,是真的,他们好像已经住在了一起。之前,李哥让我帮她取东西,我去过。我还去打扫了几次卫生。&

山西万荣事件女主角

rdquo;春柳不敢看嘉慧。

嘉慧没说话,春柳一股脑儿地接着说,这么多天她已经被这件事弄得几近崩溃。

“李哥知道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知道我不会说出来,可能也没防着我。姐,我一直想告诉你的,看见你天天郁闷的样子,我心里不好受。而且你对我那么照顾,我就是这份工作不要了,也不能瞒着你。”

嘉慧还是没说话。春柳猛地抬起头,看见嘉慧面色发白,手不停地在抖。

“姐

,你说话呀!”春柳喊着,“我就知道告诉你,你会是这样子。”

“姐,李哥既然没跟你摊牌,就说明他还没想跟你离婚。你还是别露声色的好。你得想想,离婚对你没好处的,还便宜了别人。”

“他们住在哪?”嘉慧说。

“姐”

“你现在就带我去!&r

dquo;嘉慧如同疯了。

“我告诉你地址,你可别做傻事。”春柳说。”

“他们住在哪?”

“那个女人最近不住在这里,好像去了美国。”春柳说。

“别废话,我现在就去。”

“姐,我知道钥匙在哪,你让嘉丽陪你去吧,我担心……”

嘉慧打电给三妹嘉丽,“嘉丽,你在哪,你马上到我家来。”

“姐,怎么啦?”嘉丽说。

“让你来你就来!”嘉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嘉丽把电话打回来,春柳接的,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嘉丽因为昨晚加班,还没有起床。听了春柳说的,顿时像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她知道这件事对大姐有多大打击,大姐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她光鲜的生活。

嘉丽赶过来的时候,嘉慧仍然坐在餐桌前。

“姐,你先冷静一下,你得先把事情弄清楚。”嘉丽说。

“你陪我去看看,李冬的另一个家。”嘉慧眼神呆滞。

“姐,你想离婚?你想想,离婚不是小事,牵扯的问题太多。而且你也要跟爸妈商量,你还有娘家不是吗?”嘉丽说。

“不用,我心里有数。你到底跟不跟我去?”

“行,你想去就去吧,我陪你。”

嘉慧带着钥匙,找到了春柳说的地址。毫不犹豫地打开门,和春柳说得一样,装修豪华,和她的家一样。

她走进客厅,走进卧室,走遍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床头桌上放着李冬和那个女人的合影。她不那么漂亮,不是她想的。

“李冬可真有能耐,”嘉丽咬牙切齿,转过头看到嘉慧,又把话收了回去。

“姐,你先冷静一下,二姐又不在,咱们得商量一下对策。”

嘉慧就像没到她说话,到另一房间,拿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客厅里的电视,酒柜,所有的能砸的都瞬间粉碎。

嘉慧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李冬,“回来把婚离了吧。”

李冬回家的时候,嘉慧已经写好离婚协

议书。

“你想好了。”李冬说。

“有什么可想的?”嘉慧面无表情。

“我没想跟你离婚。”李冬说。

“你闭嘴!”嘉慧喊着,“如果你不想和我生活,你可以跟我离婚,我也许不会这么恨你!但是,你这样做,我们不会再有夫妻情分。”

李冬答应了嘉慧的条件,只是不同意孩子的抚养权归嘉慧。

“李冬,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你用这种方式来对待我们的感情,我可以和你和平分手。但是儿子是我生的,你想把他从我身边夺走,门儿都没有。”

“你这么多年,不洗衣不做饭,孩子你管过多少,你能照顾好他?”

“孩子是我生的,我是他妈妈,我不照顾他,难道让后妈去照顾?”

李冬看着嘉慧,毕竟他在感情上亏欠了她。他自己平时在生意上那么忙,也没有很多时间陪孩子。孩子还是应该跟自己的妈妈生活。

李冬和喜慧签了离婚协议书,就搬了出去。

直到离了婚,直到李冬走,嘉慧才像从梦

里醒来。坐在沙发上放声大哭。

她不让嘉丽告诉任何人她离婚的事。嘉丽没有告诉父母,但还是给嘉欣打了电话。

嘉欣虽然担心她,但并没有马上赶回来,让嘉丽好好照顾她。

嘉欣觉得大姐现在不一定喜欢见她。而且她也知道大姐虽然在富太太的生活里麻木地过了这么多年,但是并没有那么脆弱。

的确,像嘉欣想的,嘉慧没有对生活心灰意冷,只是多了一些她藏也藏不住的心酸。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被强奷到舒服的全过程: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国产在视频视频2018 2019
  • 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舌头在花缝来回滑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 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小芳让我再进去一点阳台间的逗弄
  • 闺蜜问我男朋友厉害不: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啊太大了要被你们弄死了
  • 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坐在腿上吃饭连在一起装睡让滑进去
  • 最新评论